椰子芒果猴

小白和龙哥的微笑,想要一直守护

激情上课p了张图


有没有大大写文啊!


看到这张图脑补黑白两道不两立!


给大大们递笔啊!

今天的大嫂真的是太甜了,忍不住想……

第一次写一辆没有轱辘的破自行车?

大概吧噗,随便看看,随便看看。

沙雕的日常🙉

一日,跟阿噜出去吃饭,回来的路上讨论起小说……
哔哩吧啦说了一堆,越说越兴奋声音越大,说到了我喜欢的一个小说,(捂脸,超羞耻的一本)哥哥跟弟弟都是意大利黑手党,……
然后前面走着两个小哥哥,一脸迷幻的扭头看我
感觉一瞬间时间静止,尴尬的你侬我侬……
想笑但是又憋着不能笑……
怕小哥误会(我是黑手党🌚🌚),我又讲了一句你看过教父嘛,就是那个黑手党……
然后阿噜说,你上次买衣服花了三十万啊……(哈哈哈哈哈,这又是一个沙雕的梗,关于我们玩的游戏)
我弱弱的接了一句,你上周刚去提了辆车嘛……
然后小哥哥走远了,我们俩在后面笑成智障……
小哥哥我真的不是意大利黑手党噗哈哈哈🤓🤓
@芒果椰子居🐷 

😌😌我在我们的家里,穿着你刚寄来的白色的椰子,把我的衣服放在我们的衣帽间里,你一半我一半,今天去当了伴郎呢,什么时候可以当新郎呢,领结太紧啦,衣服太紧啦,我把他们都脱掉啦,你怎么还不回来呢,我想你啦

刚刚看小白的直播,第二局输了,然后小白说,结局不重要,重要的是过程。
等等,这句话好耳熟,但是不是你说的吧???🙄🙄
跟谁学的这是,原来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🙄🙄

又一个脑洞

圈地自萌 不上升到真人 小学生文笔 xjb写着玩的噗(๑•̀ω•́๑)

 @芒果椰子居🐷 下面该你咯

“那居老师你和白宇现在怎么样啊?”

听到这个问题,居一龙楞了一下,压不住眼底的黯淡,随即摆出了居式萌混过关微笑。明显不是很愿意回答这个问题。

“我们今天不回答和本剧无关的问题啊,来来来下一个”经纪人帮忙打着圆场,采访者很识趣的跳过这个问题,采访得以继续下去。

结束采访,来不及客套居一龙匆忙走进休息室,点燃一根烟,深吸一口。

是啊,怎么样了呢?自从那场夏日狂欢之后,两个人都抑制不住的感情,也曾有过欢愉,但是现在呢,跟他多久没有再联系了。

想念吗?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粉底都压不住的黑眼圈,多少个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相思成疾,但是可以治愈自己的那个人呢?

“哥哥,我怕了,真的怕了,要不我们就算了吧。”耳边还是小孩的话语,小白,你知道你在我心中的分量的,你让哥哥怎么算了如何算了?苦笑两声,整理好情绪,作为演员,就算心中再痛,出去是要带好面具的。

“白叔,白叔,导演叫你了。”小助理看着对着平衡车发呆的白宇,心中暗暗嘀咕,白叔这不对啊,怎么自从上次跟居老师会面之后越发消沉了,之前可是都要天天龇牙咧嘴欢天喜地好久呢,这游戏也不打了,歌也不唱了,视频也没有了,在现场除了拍戏就躲进保姆车里,谁也不理睬。

白宇回过神,哦,自己又想他了。看到平衡车,想到之前在镇魂剧组的时候,自己总是爱缠着他一起转圈圈,一起上厕所,幼稚的拉着他比蹲下,可事到如今,都怪谁呢?他离了自己有没有人逗他开心,有没有人叫他哥哥,有没有人在他冷场的时候牵过话题,有没有人在他耳边聒噪不停。如果,如果的话,自己还在他身边……白羊座的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不勇敢的人,自由随性热情有冒险精神好像一直都是他的代名词,但是这一次他真的怕了,越来越多的舆论压在他和居一龙身上,仿佛千万人所指,他龙哥十年来的沉淀好不容易被发现,他不敢,外界对同性的接受度能有多少呢,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贪念断送了哥哥的前程啊,所以好像回到最开始的时候是他们两个最好的选择吧。

“宇哥宇哥,嘿嘿,你看我也买了平衡车”同剧组的男二凑上来,一脸谄媚的笑,白宇心中不禁一阵寒颤,勉强的笑了笑,示意导演那边在叫人,匆忙走开。

这是一场需要掉威亚的戏,可能是心中压抑的事情太多,出了事。

“龙。。龙哥”坐在保姆车上闭目养神的居一龙被经纪人的一声打断,“怎么了么”居一龙睁开眼睛随即问到。

“白老师他……”经纪人颤了颤嘴唇。

“小白怎么了??”居一龙一瞬间坐直身体,一阵寒意顺着脊梁骨爬上来

“白老师他在剧组拍戏从威亚上掉了下来,现在还在抢救”经纪人一边说一边递上手机,一张白宇满脸是血的照片印入眼帘,小白他小白他,怎么会这个样子,居一龙颤抖着说“在哪……这是哪个医院,马上就去!”

“不行啊,龙哥,现在医院外面都是记者啊”经纪人试图阻止。

“我说,马上”居一龙仿佛沈巍附体了一般。

一路上,居一龙想了很多,关于小孩,关于自己的未来,关于这个大环境,关于自己对小孩的感情,其实小孩说算了吧的时候,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,算了吧,小孩还这么年轻,有演技还有一颗七窍玲珑的心,未来可期这个词属于他,相信小孩跟自己想的是一样的,那这段时间自己过的怎么样呢,累,是一种累到感觉下一秒就要倒下但是还是睡不着的感觉,是一种累到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坚持下去的意义在哪,自己的初心被自己搞丢了,自己想要什么呢?好像只是想要小白一个。小白,哥哥错了,不该放你走的。看到你眼中的不舍看到你眼中的欲言又止,哥哥不应该当做没看到的。

匆忙甩掉记者,白宇已经从急救室出来转入普通病房,居一龙扶了一把墙,还好没事,不然自己要怎么……

安安静静躺在病床上的小孩,又瘦了,本来就像纸片人一样的小孩,好不容易让自己喂胖了一点,但是现在好像比开始的时候还瘦,还是一样的胡子拉擦感觉很久没有打理了,眼底下和自己一样的淤青,脸上包扎的伤口,心中闷闷的疼,居一龙坐到床边,握着小孩的手。

哥哥来了,小白,哥哥再也不会离开你了。


一个脑洞

圈地自萌,不要上升到真人~o(〃'▽'〃)o
和朋友接梗的结果@芒果椰子居🐷 (๑•̀ω•́๑)

今天有许你的发布会,龙哥很早就醒了,想伸展一下胳膊刚动一下就立马僵住了,怀里的人哼哼唧唧的扯着自己的衣服,往里钻了钻。
“该起床了,小白”龙哥揉了揉自家小孩毛茸茸的脑袋。
“@#!$^$@%”小白哼唧了几声,“那这样我先起来做早饭,你自己再眯一会儿行吧”看着怀里的人没了动静,龙哥轻轻的把小孩放到一边,自己坐起来,突然被人勾住了脖子,“我不,你要再陪我睡会儿”,龙哥的耳朵悄咪咪的红了,无论多少次面对自家小孩还是会被他撩拨的心儿颤,龙哥叹了口气,没办法啊这是自家小孩,顺势躺下,把小孩往自己怀里揽了一揽,顺势吧唧一口。小孩满意的揪着龙哥的衣服闭上了眼睛。

离开你之后,我看过很多风景,站在高处的时候,感觉芸芸众生,再也找不到一个像你一样的人